电竞下注

您当前所在位置:电竞下注 >> 探索思考
战“疫”日记之“星夜转移”
来源: 扬州市信访局   发布日期: 2021-08-12  访问量:

出发!

经过不算漫长但却非常焦急的等待,8月9日晚9点30分,我们终于接到指令:立即赶赴扬州西站客运枢纽,作为扬州市级机关派出的志愿者,完成向市外转运的任务。盛夏的扬州疫情突发,市委向全体党员发出了积极投身抗疫的动员令,我和宝同志第一时间报了名,请求参加更具挑战性的异地转运任务。

德宝开着车,我们一路西行。夜幕下的扬州城月色如水。往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,宽敞的马路上间或驶过的车辆让人心中莫名生出几分惆怅。

到了集合地点,三十多辆大巴排列整齐,不少车辆马达轰鸣、司机就位,一幅整装待发的画面。

大厅内灯火通明,随车的医护、公安正忙着穿戴防护用品。现场向我们交接的人员通过微信发来了转运信息。转运地点是常州新北区两家酒店,接洽人员、车辆编号、转运人数一目了然,只是没任何转运人员的具体信息。我和德宝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也赶紧全副武装起来。从头到脚穿戴整齐,我感觉到的不是威武雄壮,而是一种全身被束缚的压抑,很快便汗出如浆,眼镜上也满是雾气。我真的想大喝一声,立即挣脱缠在身上的“白色枷锁”,重新享受自由而清新空气。但志愿者的职责和使命提醒我,不可如此暴躁,这样不好不好!不过,按照最近流行的“共情理论”,这也许是我们用感同身受致敬医护人员的最好方式。

提着行李上车,改装后的车辆已将驾驶室及前两排座位与后面进行了物理分割。空调吹出的冷风让我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。

车启动了,先后在两处转运人员的集中地点短暂停留。这些即将接受异地医学观察的大多是小区居民,防护服已将他们裹得看不清本来面目,不过从身形动作看老年人好像并不多。倒是十来个宽袍大袖、蹦蹦跳跳的小人儿在人群中特别显眼。虽然看不见他们的表情,但他们从容的步履中并没有什么紧张,更多的是理解、是支持。

零点之前,我和宝负责的11辆车完成了大约300人的集结,在沉沉的夜色中驶向扬州南高速入口。

零点已过,车队在高速入口停留了半个多小时。我也无心了解迟迟不能发车的缘由。抓紧用手机与常州方取得联系是当务之急。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常州地方政府、属地社区、医院、酒店和引导车的交警拉到一起建了个微信交流群。原本驾轻就熟的手机操作变得复杂起来,隔着双层防护手套,手机又套上了塑料防护膜,每输入一个汉字都是那样的艰涩。在这种情况下,发表情包倒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在从扬州至常州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中,我们与常州方进行了有效的对接。从青龙出口下高速,我们的车队只用了十分钟。抵达酒店时,当地警察和医护人员早已严阵以待。看得出来,常州方面的准备非常充分,调度车辆、宣布纪律、代拿行李、办理入住,几个专班分工明确、协同动作,仅用八十分钟就完成了总计265人的入住,运转流畅、一气呵成。我们与负责此次医学观察的属地医院王院长进行了短暂交流,听得出来,常州的同志对扬州的疫情有一种真诚的关心与真切的支持。当我们目送最后一个居民进入酒店,我抬手看了一下手表,已经快五点了。随后,我和德宝也分别被安顿了下来。

进了房间,第一件事便是除去防护用品,虽然自己衣服都湿透,但没有了累赘的身体令人神清气爽。医护人员很快便对所有入住人员进行了鼻拭子核酸釆集。来常州后“秋天的第一根棉签”先给每人捅一下鼻孔。捅过后就像游泳鼻子呛了水一样的感觉,好像七窍都要被打通了。

拉开窗帘,外面已是晨曦微露。看着不远处的建筑感觉很是熟悉。仔细一看,竟是常州恐龙城入口处的标志建筑。看着这近在咫尺的地标,想起一百多公里外刚刚离开的扬州,一句话浮上心头,“身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。

2021年8月10日晨


作者:扬州市信访局督查专员张澍